头条新闻-今日头条今日头条官网精选头条新闻!
私房话

一个潮汕女生的困惑:「贤慧」到底是好是坏?

作者:admin 2016-12-14 08:00 我要评论 阅读:

在与他人的关系中,我总是主动把自己摆在更低的位置,事事隐忍迁就以讨好对方。而我可能需要付出难以想象的努力,才能逐渐摆脱这种影响。 文?暮夏 和一群初次见...



在与他人的关系中,我总是主动把自己摆在更低的位置,事事隐忍迁就以讨好对方。而我可能需要付出难以想象的努力,才能逐渐摆脱这种影响。

  文?暮夏 


和一群初次见面的朋友吃饭,我习惯性地为大家冲茶洗杯,旁边一个女权主义的姑娘看着我突然问道:

你是不是潮汕的?

我很讶异:「你怎么知道?」

她笑:「我有个潮汕的朋友也是这样。」

我从她话中听出了某种莫名的意味,联想到坊间对于「潮汕女性」如何贤慧的各种传闻,再联想到女权主义者对这种「传统女性品德」的不喜,顿时有些不自在,辩解道:

 「我并不是因为是个女生才这样做的。」

末了又暗自懊恼,我是不是有些过于敏感了?

初中时,我会在班级春游中抢着洗碗,以赢得同学们一声「好贤慧」的夸奖然后暗自欣喜。如今我会因为别人略微有些指向「贤慧」的猜测便感到窘迫。因为我已实在有些困惑,贤慧这个词,到底是在夸人还是在骂人?

在一种情况下,「贤慧」代表着赞美:你会是男孩子们心目中的理想伴侣。

而另一种语境下,「贤慧」代表一种嘲讽:

噢,你这个还裹着小脚的可怜女人!




其实我的辩解是站不稳脚跟的,因为我确实就是从小被教育成了这个样子。

野蛮生长到十几岁后,我妈就开始事无巨细地给我灌输「为人妇」的行为准则。

「你怎么说话这么粗鲁,女孩子说话要轻声细语,你这样将来婆家会嫌弃的。」

「你怎么这么不会干活?你这样将来别人会说我没教好的知道吗?」

我又羞又气,每每要还嘴:

「嫌弃就嫌弃,我管呢!」

「在婆家跟在自己家可不一样,你得……」 

而我爸只是听着,并不插话,仿佛他也觉得我应该知道这些,而且必须由我妈,而不是他,来教育我。

后来我才知道我的气愤来源于哪里。这种教育方式潜藏的逻辑是:养女孩子并非为了把她培育成人,而是把她培养成一名「合格」的妻子——标准不外乎贤良淑德、勤俭持家等等。

「懂事」「贤慧」「礼数」「温柔」,出生潮汕人家的我,对这套为女性量身打造的词语再熟悉不过。小到饭桌上随时照顾到每个人的需求,舀饭添茶端菜,大到辍学打工,以补贴家用或供弟妹读书。这种顾全大局,放弃自我的服务型女性,是被众人称道的典范。

千百年来,潮汕偏居广东一隅,男性多下海捕鱼出外经商,女性操持家务并祭祖拜佛。固定的生活方式、自成系统的语言使得我们的文化保守而且排外。

坊间传闻「娶妻当娶潮汕女」,因其温柔贤惠,而男生则经常被扣上「大男子主义」的帽子。这些固然是刻板印象,但我们的上一代人确实存在着某种普遍的特质。在我所接触的家庭里,父辈中的男性几乎都被塑造成内敛严肃的「一家之主」形象,而女性也都有如勤勤恳恳的保姆。

外人可能难以想象,我们家每个月初一十五要拜两次老爷,加上每年大大小小十几次的祭祖活动。而这些琐碎繁杂的事务,都必须由一个常居于家中的女性来承担。我从来没有在榕树下祭拜的人群里见过男性的身影。

单单用「男尊女卑」这样的字眼并不能准确地表达。传统的社会秩序,为男女都设定了一个鲜明的角色,男性同时也被要求表现得有男子气概,被要求承担家庭的经济重任。但相对来说,女性明显需要牺牲更多。

潮汕妇女低一辈」,在等级严明的宗族事务中,妻子是与儿女同一等级,甚至在儿子之下的。女性从来不被允许参加出山送葬的队伍。我的同辈人,不乏家里为了生儿子而把女儿送人的,也不乏因为爸妈重男轻女而经常与父母争吵的。女儿终归是外家人,从称呼「走仔」就可见一斑。

2015年民政部的报告称,在广东所有城市中,潮汕三市的离婚率是最低的。在关系网络稳定的熟人社会里,离婚代表着要背负极大的污名。而女性的隐忍顾家,在维系家庭稳固中也起了莫大的作用。

离开家乡后我接受了另一种完全不同的价值观念。以前所熟悉的那套生活方式和价值观,突然成了落后和愚昧的代名词。

那些更加优秀的年轻人,他们崇尚的是另一套价值体系,一套以「男女平权」为核心的价值。他们欣赏的是「独立」「能干」的女性,而不是能把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条的贤内助。相反,全职家庭主妇成了一种尴尬的身份——一种男权体制下被压迫女性的象征。

「从善如流」的我迅速地站到了年轻人的队伍。

可每当我从大城市回到老家,我就必须调整自己以适应另一套文化模式。我时常感到困惑和分裂。我发现自己骨子里流的还是潮汕世代相传的血液,我依旧保守,只是努力使自己表现得是一个「思想先进」的女性罢了。从小耳濡目染接受的思想教育,并非靠喊几句口号就能完全扭转的。

而渐渐地,在其他人身上,在社会的方方面面,我也发现了这种割裂

每当母亲节铺天盖地对母亲的感恩,我就开始杞人忧天。因为人们热情讴歌某种平凡的身份,通常是因为它在实际生活中的牺牲实在太多,必须给点精神补偿。

而我们在高喊着「男女平等」「男性也该分担家务和共同教育孩子」的时候,也在宣扬母亲应该「无私奉献」「任劳任怨」的观点。以「贤惠」「无私」为代表的这套褒奖词,把女性的付出变成了职责。好像你如果不无私奉献任劳任怨,你就不是一个称职的母亲了。

而我该以一个什么样的态度去认识我的母亲呢?

她一生都在为两个家庭操劳,几乎没有自己的私人生活,一切都围绕着丈夫和孩子。我发自肺腑地感激,却也发自肺腑地感到难过。她们是被迫成为这样的角色还是自我选择呢?

在过去的时代过去的环境,也许她们并没有说「不」的能力。

真正的自由大概是有选择的权力,是我喜欢做而不是我应该做。选择当一个贤惠的妻子,或者一个独立生活的不婚族,原本都不该被诟病。可应该警惕的是,当我们为女性定下了一个「自我牺牲」的标准,并且按照这种标准去教育孩子,去评价他人的时候,就是在为她们建造牢笼。

我不会再为了得到一句「好贤惠」的夸奖而刻意表现,可成年后的我慢慢发现,从小浸润的文化已经在我身上打下了深刻的烙印。在与他人的关系中,我总是主动把自己摆在更低的位置,事事隐忍迁就以讨好对方。而我可能需要付出难以想象的努力,才能逐渐摆脱这种影响。



END




原创稿件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,欢迎分享到朋友圈。如想取得授权请邮件:smwnewmedia@163.com

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
  • 女人竟然都喜欢被这样玩……

    女人竟然都喜欢被这样玩……

  • 【夜读】好的伴侣,一定要做到这一点

    【夜读】好的伴侣,一定要做到这一点

  • 李建学指导:想离婚,又怕伤害孩子,怎

    李建学指导:想离婚,又怕伤害孩子,怎

  • 姑娘你累的时候,是谁在家里等你?

    姑娘你累的时候,是谁在家里等你?